中文系的猫

哈尔滨的春天总是到得很迟
花开得烂漫时站在树下
总觉得有股甜蜜的忧伤
思念的人与故乡
都在很远的地方
默默地抚着伸到眼前的花枝
细腻微妙的触感仿佛少女光裸的腿
带着疤痕
欲说还休

评论